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投机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09|回复: 1

第十五章 商业自由之征服中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6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耐心钓大鱼 于 2016-8-16 23:27 编辑

  某国狂生放言:对商业自由的追求熔入了犹太民族的宿命,商人们的梦想。在资本主义社会,市场经济当中,这宿命或是梦想实现了吗?商业经营要自由而不受政治的干预和压制。贪婪的商人要自由地不受干扰地赚钱。这是一桩屁股决定大脑的事。每个生命都有宿命和梦想,猪也有猪的梦想:四周围栏都倒掉,天上纷纷掉饲料,天下屠夫都死掉,世界人民信回教。

  中国历史传统上重农抑商,以农为本。一个朝廷经营一个国家的时候,要解决的根本问题首先是老百姓要有饭吃。行商是无论如何变不出粮食的,无非是便利流通,尽管这也需要,但不在根本上。更主要的是,为什么要抑?如果无关紧要,不去理它也就是了。原因是:行商者以贪婪逐利为目的,不严加管制,一方面,必然出现聚敛搜刮财富而夺民之利者,好比陶朱公的二儿子,大灾之年囤积粮食,哄抬粮价;一方面,如若天下人大多去农从商而逐利,哪来足够的粮食供给天下人?好比大家纷纷追逐金融投机,不再搞实体产业。当今经济,实体经济可以比作旧时的农业,搞金融资本算是典型的行商。

  依照中国传统文化,国是服务国民的,为民谋利而不与民争利。一个人若以赚钱为念,尽管去当商人,不可以把国政交到这种人手里,不可以使国政成为谋私利之器;一个人,不念个人私利,以天下为已任,以黎民苍生为念,也就是要化成天下,有文化追求,方可称为士,才应出仕从政为官。所以,出仕是较从商更高的境界和追求,出仕在根基上包含着对文化的追求。而从商是聚敛财富是有原罪和受鄙视的,是没有文化追求的人做的。此就是中国人搞的官本位,重农抑商,以及为什么商人传统上地位不高,尽管现实情况与理想总是存有差距的。

  总之吧,国政是不可以交到商人集团这种唯利是图的人手中的。商人,在政治的严格管制之下,便利一下流通,活跃一下经济就好了,不可任其坐大。否则,必然出现盘剥百姓、土地兼并、贫富悬殊、民不聊生。

  犹太民族的历史告诉我们,不光中国人明白商人的位置和作用。圣经中有出埃及记,还有基督被罗马人钉在十字架上。有学者考证说,实际上是埃及、罗马引入犹太人搞活一下经济,然后呢?卸磨杀驴,鸟尽弓藏。起码还有我们更熟知的,还有二战期间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屠杀。实际上在犹太民族的历史上,类似事件重演的次数可能不只这几回。这种悲剧性的历史揭示的规律,为中国的老祖宗所掌握,说白了,政权是根本,与商人无关。当然,梦想可以有。

  就追求商业自由这一问题放到中国来考量时,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产生了问题。普遍的呼声是:成就是市场化改革带来的,问题是市场化改革不彻底带来的。所谓市场化改革不彻底,是指政治对商业自由的干预还没有完全排除,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国有经济妨害市场经济的自由度。这种呼声反映了新兴的民营资本和商人势力在追求更大的政治权利和地位。这是必然的。当然,梦想可以有。

  而当我们想更全面地审视这一问题时,不禁应当有这么一个疑问:商业自由这么完美吗?好的东西都是它带来的?问题都是商业不够自由造成的吗?
  那位伟大的犹太学者马克思,肯定了市场经济巨大的威力,同时也深刻地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剖析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必然的症结:经济危机。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更直观通俗的角度来解读一下商业化自由市场下,债务危机导致经济危机的秘密,尽管这不是经济危机的全部。

  在可怕的资本游戏中,借钱时造就繁荣和乐观气氛,大家一起吹泡泡。还不上时,债务危机爆发,泡沫破裂。说白了,债务危机就是借了钱还不上。这是市场经济本质固有的现象。好比我们大家各自借来几千块钱,先去泡巴刷夜爽一爽,这就是吹泡泡。要还钱时还不上,泡沫破裂。

  当考量一个大经济体时,复杂度自然更高,当中会有金融大头等一小部分人仍能从中赢得暴利,社会大多数人遭受损失。需要了解:商业环境下,债务是连环串的。当你还不上债破产时,如果你的债主只是受了一定损失但还扛得住,那么危机仅限于你。如果你的债主也扛不住了要破产,就会再往上家,也就是向你债主的债主那里传导,直至有人能扛住。当出现很多人被连串债务搞垮,就是大型全局性债务危机或是金融危机了,因为受影响的债主中,自然少不了金融机构。严重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经济危机了。危机还没有爆发,但这种局面已经形成,那就是不同级别的债务危机风险。

  好了,我们知道债务危机是如何引发经济危机的了。但是,这种债务危机、经济危机是在市场经济环境当中必然发生的吗?相传当年英国女王也有此一问,为什么不能避免呢?搞得英国一众经济学家和学者很是头痛。当然无论如何还是恭敬地回了一封信。

  你打理自己的家庭财务时,银行给你的信用额度,你不会过度使用,即使你知道借出一大笔钱,你一家可以花天酒地爽好一阵子。可是,还的时候呢?避免过度借贷和高风险操作,这就不会有债务危机。而你替别人管理一个公司时,当你借出一大笔钱,在装点业务的同时,能够让周围的小伙伴们都爽一阵子,自己也能多挣奖金,最后不需要你来还钱,因为是公司的债务嘛,而且完全合法,你会如何?只要自己赚得够多了,你还怕公司倒闭吗?

  如果大家的买卖都经营得很好,危机是不会有的。如果。现实情况中,债务危机必然的成因,可以先简单归为两大类:经营不善,恶意经营。天灾之类的可以划入经营不善,源于对风险估计和准备不足。更可怕的是,利令智昏,追求暴富,心存侥幸,铤而走险。在崇尚经济自由而缺少计划、监督、管制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它的伤害和风险是成倍放大的。

  这是一个让伤害和风险按几何级数放大的,市场经济下功效强大的经济制度:公司制。公司制,这种伟大的制度威力强大,但别忘记,任何工具都是双刃剑。公司制,使得公司的经营者可以拿别人的钱去豪赌:输了,输的是人家的,赢了,自己自然也是可以暴富的。为什么不去豪赌呢?人类本性中的贪婪被很好地激发。最简单地,就是在盲目乐观自信和赌博追求暴富的心态下,过度借贷和扩张。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没问题,因为问题的暴发也是要一点时间的。退潮时,也就是要还债时,就开始大规模裸泳了。能够不受贪婪之诱惑,保守经营,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企业家。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真正的企业家是少数,赌徒和暴发户是多数。企业家更能长久,赌徒和暴发户怕不太能长久。可怕吗?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恶意经营。典型的,很多经营者心里明知是在埋雷,只要自己不被炸到,在公司制的架构下,自己拿高薪、奖金、业绩,能得到提升和安排好黄金退路,包括能够找其他人或借口来背黑锅,这些都不难。无非就是当初对商业计划过于乐观自信了,结果经济环境不如预期的好,这个谁也怪不到。做得更到位些,拉拢些能互相照应的朋友。雷再大也没问题。本质上是合法的庞氏骗局,真正因金融诈骗、非法集资被抓的是极少数。被抓的那些,归根结底是水平不够又太急太贪,事情做得太不讲究。在缺少规制高度自由的市场经济环境里,在这种环境和土壤之下,人性中的贪婪得到最丰厚的滋养。

  就说美国,整个金融行业连同各产业在玩合法的庞氏骗局。银行家们大把挣佣金、奖金、分红之类,其实他们心知肚明,这都是从投资或借来的钱的本金里倒出来的,而并不是真正赚出来的利润,利润是纸上金融数学游戏吹出的泡泡,只不过合伙用复杂的金融工具以及互相倒手掩人耳目,把钱洗白,在账上做成利润。那些圈钱烧钱的高大上公司也是。他们心知肚明,那些高收益是没有真实支撑的,是在埋以后债务危机的雷。危机暴发,金融家和高管们个人不损失,公司银行破产倒闭,作为最终投资人的老百姓的钱填了窟窿,国家拿纳税人的钱出手相救其实依旧用的是老百姓的钱。

  之后,再换一批新的银行家企业家上来重搞这套把戏。政客也和他们一伙,整个是他们养的。如此而已。他们每个人都作非常无辜状,证明自己原本天才的投资经营应是很成功的,只要在公众面前没有大漏洞就好。金融诈骗、非法集资被判的投资家企业家也常常是这种表现,相比之下只是做得太不够讲究,被抓住了把柄。

  这种局面就是:少数人掌握的金融资本对大多数劳动者和实体经济进行盘剥。这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法制环境下必然滋生成长并成熟的金融体系,这是商人所追逐的梦想。

  市场经济的症结在哪里?贪婪、自私、功利、短视。这八个字,其实在前面的讲述中已经很清晰地体现出来了。

  美国也会发生行业过热、产能过度。你以为他们挤入过热行业的时候真不知道产能已经过剩了吗?这个操盘手们不关心。庞氏骗局、债务危机爆发,投资人要背负多大的损失,操盘手们也不关心。只要他们在吹产业过热的泡泡时自己能够得到好处,反正损失是投资人的。这就是商业化,纯粹的市场行为。

  还需要特别指出,市场经济环境,配合本性贪婪的文化,对财富无止境短视地追逐,所导致的最恶劣的后果之一便是对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的过度透支甚至是毁灭性的破坏。原本不需要消耗那么多资源,不需要将环境伤害得那么厉害就能够使人类有很好的生活,与自然环境更和谐地共存。中国的文化中所包含的来自中国老祖宗的智慧,在这方面有着很深远的认识,以曾仕强教授的话讲,中国人很好地约束了我们自己,但约束不了别人。西方列强船坚炮利,非把中国也拖下水。如果我们接受中国文化,相信人类将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繁衍得更长久。

  在中国,国营资本遭到民营资本的痛恨。例如石油和石化被划为公益性企业,被人广泛吐槽。其实,被吐槽的真正原因在于,它们的存在首先是妨碍了民营资本进入分享这一领域的丰厚利润。如果它们被私有化了,会怎么样呢?汽油价格会下降吗?短期内很有可能。长期呢?我不确定。但我能确定的是,商人和资本的逐利本性,会将价格锁定在利润最大化的位置。越是刚性需求,越会抬高价位。

  另一方面,所谓管理效率提高,意味着底层劳动者工作负担加重而收入降低,经营者获得更大利润和收入。其实国营资本最遭民营资本痛恨的,所谓效率低下,实际上就是让基层劳动者少干些活儿,多得些钱。因为这种状况的存在,害得民营资本增加基层劳动者劳动负担、压制其收入的空间大大受到挤压牵制。商人和资本的贪婪逐利本性,还决定了社会长线、战略性意义的事项是被他们所遗弃的。

  马克思早已赞叹过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巨大威力,这没有人会去否认。但它的危害呢?其实中国的老祖宗早已经认识清楚了:如果市场经济成为主宰,任由商人贪婪逐利不受节制,必然是大众受到盘剥,贫富分化,自然环境和资源受到严重破坏。在从中国文化的财富观中也可以体会出来,这就是积聚财富没有节制有伤天德有违天道,这就是财富的原罪。所以,中国政治化成天下的传统智慧就是,利用它们活跃下经济流通就好了,但一定要严加规制。也就是说,商业是需要的,但全盘商业化是断断不可行的。

  中国一贯有着干预商业自由维护国民利益的行径。从解放初期在上海收拾投机商,到1998年串通港府收拾索罗斯,到2015年到2016年期间连续干预股票市场、外汇市场的投机,禁止炒虚经济的海外中概股回归国内割股民韭菜……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一直坚持以公有制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中也包含着深深的传统智慧,又迅速搞活发展了经济,同时又翻不了天,分寸拿捏得当又收放自如。现今使我们很有挫败感的便是想用经济和金融手段想通过因势利导引发经济危机来打击中国的尝试屡遭措败。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以公有制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除了存在适当范围的自由经济,而公有制主导的部分更受统一的协调和管制,在应对债务、金融、经济风险方面非常有力和有效。尽管屡败屡伤,我们还要……

  另外,我们应当配合金钱至上的论调,鼓吹商业自由,大大释放人本性中的贪婪,从而使中国受到伤害而更虚弱。如果中国人能够盲目崇尚商业自由,将使中国经济发展进一步自由化和脱实就虚,其经济稳健性必然下降,抵御金融风险和经济危机的能力必然下降,无疑将大大有利于我们征服中国的努力。

  这方面我们也不完全只有失利,也还有一定成绩。尽管宠氏骗局不过是金融黑幕的一小部分,但是中国金融圈里宠氏骗局非法集资,各种案值亿计的跑路、失联、停止兑付的金融平台理财产品,近年来已经成批冒了出来。涉案金融操盘机构中,本来应当由高级专业人员担当的高级职位坐满了没有专业知识擅长包装的美女明星网红及各类骗子,能拉来钱大家分就好,是不?这不就是典型的商业自由和对金钱之贪婪的放纵的例证吗?尽管中国政府监管和执法机构已经非常警觉和加强了控制,但还是希望中国能够向着相反的方向,也就是更自由化的方向发展,我们才好得利。

  对于任何批评商业自由之缺陷的,哪怕指出的问题是客观的,也要加以歪曲,要将其抹黑并打成要全盘否定商业,要说成这是妨碍大家发财,就好煽动一知半解而又容易冲动的人来攻击他们了。这样才好达到我们征服中国的目的。
  本文转自《“狂生文化论:从根本上征服中国” 作者:心念畅然》。全文地址:http://pan.baidu.com/s/1kUN07D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42539151|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投机家论坛 ( 粤ICP备18153944号-3

GMT+8, 2019-5-25 01:31 , Processed in 0.14624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